西安曲江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管理有限公司

电话:029-82200808

传真:029-81612193

地址: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自强东路585号

信箱:dmgpark@163.com

网址:http://www.dmgpark.com

记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建设史:还大遗址以尊严

收藏本信息  编号:131 发布时间:2014-04-10

 

为保护大遗址,这个特别能战斗的英雄群体抛家舍业,不计个人得失,不分白天黑夜地工作在第一线。在不到三年时间里,初步完成了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建设,为全国乃至世界大遗址保护蹚出一条新路,树立了标杆和典范,为西安市城市建设筑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采访中,记者与负责大明宫遗址保护的西安市副市长段先念有过一次长谈。他认为,西安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在绵延5000多年的历史长河中,留下了完整性、丰富性和至高性的人文资源。尤其是大唐盛世,以其开放、包容、积极的气魄和形态,将中国的历史文明推向了顶峰。唐大明宫正是唐长安城中最辉煌壮丽的宫殿群,在这里上演了一幕幕万国衣冠、国泰民安的历史活剧,成为海内外中华儿女引以为豪的记忆。唐代大明宫遗址的保护,不仅仅是西安人的事,它属于中国、属于全世界。保护好、传承好、利用好、发展好大明宫遗址,是我们这代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1.由盛到衰的大明宫

  对于大明宫,不是所有读者都十分清楚,记者有必要花费一点笔墨,用通俗的语言介绍一下这个曾经辉煌一时的建筑群。

  大明宫是唐代建筑,被誉为中国宫殿巅峰之作之一。唐朝开国后,那些大小官员们暂时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就把隋朝留下来的大兴宫拿来使用。不过把名字改了一把,称为太极宫。太极宫地势低洼,加上西安(古代称长安)夏天天气热,皇帝每逢夏天都要到渭北高原的九成宫避暑。李世民当皇上后,每次避暑都想把老皇帝李渊喊上。哪知道李渊迷信,说隋文帝是在九成宫死掉的,去了那里心里别扭,说什么都不肯去。李渊想重建一宫殿,但他儿子当今掌着权呢,不好意思开口,让李世民猜他心思。李世民还算聪明,总算琢磨透李渊心里想什么,于是决定再建一个比太极宫更豪华的宫殿,这笔钱从李世民个人攒下的钱里支出。最后选址在地势较高的龙首原高地,定名为大明宫。皇帝盖宫殿,得好一阵子呢。大明宫还没盖好,李渊就去世了。就连李世民本人,也没在自己下令兴建的大明宫住过一天半日。

  建造大明宫还真不容易,盖盖停停,停停盖盖,一直到唐高宗手上,将这半拉子工程接过手来再建。这一盖,断断续续用了30年时间,花了多少银子无从统计,单说所用工匠就有10万余人,还不算搬砖的、和泥的。

  用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不就是办公嘛,要那么大的地盘做什么。错了,唐朝皇帝要的就是那个气派。当时的世界,长安是第一个人口过百万的城市,政治、经济、外交等空前繁荣,万国来朝,千邦来贺,没有像样的宫殿怎么说得过去?于是就建成了当时世界上最大的皇宫。唐朝的17个皇帝曾在这个巨大的建筑群里登朝理政。

  大明宫占地5200多亩,是现在北京故宫的4.5倍,是俄罗斯克里姆林宫的12.7倍,是英国白金汉宫的15倍,比纽约中央公园还大300亩。

  再好的戏也有谢幕的时候,再辉煌都会成为过去。公元904年,随着唐昭宗迁都洛阳,昔日炫人眼目的大明宫被拆毁,仅余台阶和夯土。

  2.西安宣言与大遗址保护

  2005年10月,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第十五届大会在西安召开,来自近百个国家的1000多名代表达成《西安宣言》。《宣言》要求通过立法、政策制定、规划和管理等方式进行干预,以减少城市化进程对文化遗产真实性、完整性和多样性的破坏。

  提起大明宫遗址保护,真是件一言难尽的事情。1961年,大明宫遗址被列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但因为面积大,保护措施不得力,大明宫遗址随时存在被人为损坏的可能。

  在大明宫遗址区3.5平方公里范围内,存在着西安市面积最大的棚户区。棚户区居民多来自河南。1938年,黄河花园口决口,大批河南难民拖儿带女,逃难来到西安。这些难民着实被原来低洼区的水淹怕了,长了记性,便在地势较高的大明宫遗址区安家落户。陇海铁路修通后,又有一批河南人沿铁路逶迤而来。这些人家境均不富裕,欲建造好点的房屋没那个能力,待有能力将房屋建造得好一些了,又因为大明宫遗址受保护的原因,国家不允许。在长达70年时间里,这块被称作“道北”的地方几乎没有什么发展。没法挖下水道,因为怕破坏大遗址。不能盖楼房,牵扯到挖地基的问题。越贫困的地方,事情越多。打架的、斗殴的、吸毒的、赌博的,在棚户区都有。

  除了脏乱差的棚户区,大明宫遗址区范围内还有10多个城中村,88家事业单位,涉及到2.5万户10万余人。极少数的文物管理人员,要保护3.5平方公里的大遗址,和生活在这里的10万余人讲清保护文物的重要性,几乎不可能。大明宫保护办文物局副局长吴春对记者说,这几年经济发展太快,想搞基本建设的单位和个人很多,直接威胁着大明宫遗址的安全。文物保护人员少,经常顾得了东,顾不了西,顾得了头,顾不了尾。当时我们心里都很着急,照这样下去,用不了几年,大明宫遗址就没了,将来想保护没东西可保了,还搞什么考古?没可能了。大明宫遗址是古人给我们留下的丰厚遗产,如果在我们手里被毁坏,我们将是千古罪人。当时,陕西和西安文物工作者多次联系有关部门,要求采取果断措施,解决大明宫遗址保护问题,将《西安宣言》落到实处。

  2008年10月,记者到西安工作后,正是大明宫遗址区拆迁攻坚阶段。登高远望,大明宫遗址区布满凌乱不堪的建材市场和拥挤得密密实实的棚户区,不由叹道,要把如此之多的单位和用户搬迁,困难委实太大了。

  3.担子压在曲江团队肩上

  大明宫遗址保护如箭在弦。

  这支弓由谁拉,箭怎样放,从陕西省委、省政府,到西安市委、市政府的主要负责同志,都在考虑这个问题。陕西省委常委、西安市委书记孙清云对记者说,大明宫遗址不保护,面临着遭到破坏的危险,立即投入保护,巨额资金从哪里来?单靠国家拨款肯定不够,国家每年可以拨给西安的遗址保护费约为1亿元,假如这笔钱全放在大明宫遗址保护的建设上,需要120年。这个过程太漫长了。靠西安市财政拿钱更不可能,西安市财政也很困难。千思万想,反复讨论,决定把这副担子压在西安曲江团队的肩膀上,通过政府主导、市场化运作的方式解决问题。

  事实证明,西安市委、市政府的决定十分正确。西安大明宫遗址区保护办公室主任由西安市副市长、曲江管委会主任段先念兼任。这位国家级文化产业示范园区——曲江的掌门人凭借非凡的胆识、过人的智慧、眼光和气魄,带领优秀的曲江团队攻克了一道道难关,为西安市旅游功能的完善、文化产业的发展、城市面貌的改善做出了积极贡献。从大雁塔北广场、大唐芙蓉园、海洋馆、法门寺佛文化展示区、楼观台道文化展示区到曲江新区的崛起,倾注了曲江人的智慧和汗水。一位中央领导同志到西安调研时,专门参观了大唐芙蓉园,与公园里休闲的人们谈话拉家常。事后,在召开的省市领导干部座谈会上,领导同志对西安市的城市建设和大唐芙蓉园给予了高度评价。

  段先念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承,接到这个任务后压力非常大,以至于长时间睡不好觉,梦里琢磨的都是大明宫遗址保护的事。段先念说:“把这个担子压给我们,是对我的信任,是对曲江团队的信任,这个事儿只能做好不能做坏呀!”

  老段手下有的是精兵强将,他将部下曲江管委会副主任周冰叫到办公室。

  出生在陕西省南部商洛丹凤县的周冰,跟随老段参与了众多项目的策划和管理,陕南的青山绿水哺育了这位具有国际化眼光的“秀才”,周冰猜透老段与他“会晤”意欲何为。周冰是管理学博士,美国斯坦福大学博士后,先后师从经济学家蒋正华教授和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斯坦福大学终身教授菲尔德曼。长期从事城市经济、城市资源及人口管理、文化传播及演化等领域的理论研究。老段说,大明宫遗址保护任务太艰巨了,打好这一仗,对西安市城市建设、旅游环境建设至关重要,这块硬骨头要是啃不下来,真没脸给市委、市政府交账!周冰说,你就明讲吧,我能做点什么。老段道,这次让你好好锻炼一把,学问做得再好,没有实践只是纸上谈兵。计划让你担任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建设总指挥,你不要辜负大家对你的期望。周冰知道这个舞台有多大,没有推辞,没条件,也没有谦虚,说了句请领导放心,我会认真走好每一步的!

  总指挥这个官儿可不好当。任务领回来了,难受的事儿、难办的事儿在后头。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建设开始不久,周冰下意识地在纸上写下大大的三个字:难、难、难!而后,他又用这样一段话诠释对“难”字的理解:“爱它,它有丰富的历史信息,它是民族鼎盛时期的统治中心,它凝结了全中国、全世界华人的情结;为难,它的巨额花费,10万居民的动迁,相当于中国一个大县城或美国两个城市的搬迁;挑战,专家们认为要‘一无所有、无为而治’,而市民有权要求它为城市提供公共服务;城市,需要它承担中央公园功能。”

  记者问周冰,三个“难”字足以概括所有的“难”吗?周冰笑了:“四个难都不够,拆迁与经费难,保护与展示难,设计与建造难,传播与认知难。一步一个困难,反正没有不难的!”

  担子压在曲江团队肩上,那些默默无闻奋战在大明宫遗址保护一线的建设者为此付出的不仅是时间更是健康。

  孙福喜,西安市文物局副局长兼任大明宫保护办副主任,在上海世博会期间主管大明宫遗址区保护项目参展事宜,长期奔波于西安与上海两地。当大明宫在上海世博会获得国际展览局颁发的2010年上海世博会“国际展览局奖章”银奖、获得上海市委颁发的“世博先锋一线行动‘五好’基层党组织”奖等多项大奖,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而他,却因身体严重透支,躺进医院动了大手术。王西京,西安市规划局副局长兼任大明宫保护办副主任。从2007年开始,便参与到大明宫遗址的保护工作之中。3.5平方公里的遗址公园范围内,留下了他的足迹,一次次地实地勘查、现场讨论,才能用一手资料坚持真理,顶住了许多“不明是非”者的横加指责。长期加班使他的办公室成为最晚熄灯的地方,同事们戏称为“灯塔”。邵峥嵘,大明宫保护办副主任。作为大明宫遗址保护融资工作的负责人,120亿的担子难度可想而知。此时,女儿的孝心、妻子的贤淑、母亲的关爱统统都为工作让路……还有任西安、张建功、刘又明、倪明涛、许静文、柳红梅、郑毅、王肖勇、王凤英、李益民、王俊武、常文芝等等,他们,是大遗址保护中最可爱的人;他们,是战斗在我国大遗址保护领域的英雄……

分享到:
西安曲江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陕西省西安市新城区自强东路585号 Tel: 029-82200808
陕ICP备10201465 Made In Allwww.cn<易网>